穴无止境【总受,双性,ntr】-v文 - 痴汉历程【彩蛋详细肉,破处+失禁】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备用网站最新地址(记得收藏)
    秦家虽是四大家族之一,但族中的内斗从未平息过,家主的纵容,使得趋炎附势的小人比比皆是。秦蓦作为秦家的庶子,生母不过是身份低微的普通人,早被其他妻妾使手段逼得自尽,若不是秦蓦灵根优异,早已是与生母同样的结局。秦蓦冷眼看着家族的丑陋,心中只剩下冰冷与嘲讽。

    秦蓦第一遇见是俞子卿是在四大家族的论道大会上,精致地像个玉娃娃的俞子卿被俞家大哥牵着手,乖乖地站在一旁。精致的小脸上面无表情,明明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少年,眉目之间却尽是清冷。

    似乎是注意到秦蓦的视线,俞子卿顺着目光看去,如墨的瞳眸之中带着几丝疑惑,定了一会儿,就看向别处去了。

    秦蓦倏忽地呆愣在原地,手中攥满了汗津,心脏砰砰地撞击着胸膛,尽是奇异的感觉。一个小小的少年,与他同样孤寂的气息,眼神却依旧纯净明亮。

    隔着层层的人群,少年的身影越乎模糊,也抑制不了在秦蓦心中留下深深的印记。

    后来入门派时,秦蓦面对玄天宗和道元宗两大门派的橄榄枝一直做不出选择,但一听说俞家的二少爷选择了玄天宗,自己也鬼使神差地做出了同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秦蓦入门派后,隐藏了自己冷漠的性格,尽量使自己看起来与人友好。

    因变异雷灵根的天赋,与天灵根的俞子卿一同收归掌门门下。与少年的相处之下,才越发地知道这个少年的优秀,天赋本就优异于他人,还醉心修炼,包揽了各大比赛的榜首,收获了一大堆或欣赏或爱慕的目光。偏偏那冰壶秋月的白衣少年总是清冷漠然,无形之中回拒了许多表白。秦蓦心中虽然明了,却仍然发狂地记恨那些把目光黏在俞子卿身上的人。

    秦蓦越来越迷醉于俞子卿,贪恋他的每一寸气息,每一个动作。每晚不惜用掉一个高级隐匿符,偷偷潜入少年的房间,窥视着少年恬静的睡颜,掏出巨擎亵渎偷拿来的少年的贴身衣物,目光如炬般舔舐少年的浩雪凝脂,腥臭的精液对着少年方向射在衣物之中。

    秦蓦已经沦陷了,他对少年的爱意越来越强烈,却又害怕表白心意后少年冷漠的神情和隔阂,只能忍耐着当少年面前的好好师兄。

    直到那次在秘境中,俞子卿中了鬼藤的媚毒,身体发软,神志不清。秦蓦“唯有”趁机当了那疏解的人,而这一机会,却让秦蓦发现了俞子卿身上的一个秘密——他竟然是个双儿!

    看着那吐着花露的小穴,未曾有过实战经验的秦蓦差点就直接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秦蓦小心拨弄着小巧的花穴,指腹上的薄茧擦过花蒂,引得一股淫水喷洒在秦蓦的手指上。秦蓦咽了咽口水,刚卸下亵裤粗大的阴茎就弹了出来。用阴茎亵渎着美人的躯体,秦蓦心中是无以言表的兴奋,既怜爱美人,又忍不住狠狠侵犯他,射满他的小穴,射满他的肚子。

    情事过后,俞子卿渐渐恢复了神志,却感到下体一片粘腻,看着面前一直以来对自己呵护有加的师兄,又是震惊又是羞愤。

    秦蓦急忙搂着少年,道:“卿卿,师兄一定会对你负责的!师兄一直心悦于你,从你少时起便心悦于你。师兄不求卿卿能够回应我,卿卿要杀要剐师兄都好,只求不要讨厌师兄!”

    俞子卿与秦蓦几年同门情谊,秦蓦对他的关照一直都是面面俱到无微不至的,只不过…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?”俞子卿纳闷,年幼时并没有秦蓦的印象。

    秦蓦心里一梗,确实也是,当年人家就看了一眼,不记得也难怪。事已至此,秦蓦干脆把从小到大的对俞子卿的暗恋历程都讲一遍,甚至连潜入房间偷衣服手淫的事也坦白了。

    俞子卿双颊通红,差点捏起剑诀甩了过去,愤愤道:“你…!…臭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卿卿不要生气,”秦蓦蹭了蹭俞子卿,拉起俞子卿的手,一字一句道:“我秦蓦,对俞子卿的真心天地为鉴1○2 ◥3⊙d ▄an▽me♀i点 ◥ ▃,道心为盟,永不泯灭!”

    举头三尺有神明,道誓既成,不容违背,否则是被天道唾弃的。抬头看着眼前神情严肃的男人,眼中却饱含着对他真诚而炽热的爱意,俞子卿避开这直白的视线,一言不语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