穴无止境【总受,双性,ntr】-v文 - 被发现了吗【镜子play】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备用网站最新地址(记得收藏)
    庭院内弥漫着旖旎的气息,两具躯体缱绻缠绵,青年浑身赤裸地被男人禁锢在怀里,身上布满爱痕,而男人衣冠整齐,也无法掩饰在青年嫩穴中驰骋的茎身。

    带茧的手指拉扯着花蒂,粗大的肉棒刁钻地碾压着穴道内的每一处敏感点,流遍全身的瘙痒感让俞子卿大脑一片空白,断断续续地吟叫。

    肉棒凸起的青筋与细嫩的穴肉缠绵悱恻,被侵犯的不知羞耻的小穴热情回应着铁棍似的炽热,泄出一波淫水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嗯……大肉棒……好厉害……”青年渐渐失去了理智,忘情地叫了出来。被伺候得颤抖的花穴有点发麻,快活的情事让自己爽上云巅,心中不想别的,只想被狠狠肏干,让小穴被灌满腥臭的浊液。

    男人见青年不再抑制自己,有点被操开了,低哑着声在他耳边道:“宝贝卿卿,抬头看看你自己有多骚。”

    青年受蛊惑地抬起头,迷迷糊糊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被男人用小儿把尿的姿势抱着,玉茎乖巧地翘立,空虚的后穴微启的小嘴求安慰,花穴被肏得红肿,紫黑的茎身水光淋淋,狰狞硬物粗暴地鞭笞着穴肉,花穴还贪婪地翕动着。

    青年看着镜中饥渴的自己,痴痴地露出一个浅笑。男人看得愣了愣神,欲望又膨胀了几分,加重了抽插的力度。

    “唔…宝贝好美,哥哥好爱你…”男人舔弄着青年耳后敏感的肌肤,“哥哥把卿卿肏得又美又骚,卿卿要怎幺答谢哥哥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哈…怎幺…答谢……”

    俞子寻想起以前看到某些民间画本上的淫词秽语,勾了勾嘴角:“卿卿要说‘哥哥的大鸡巴好胀,肏得小骚货好舒服,小骚穴最淫荡了’。”

    青年嘴边流出涎汁,浪吟被肉棒的冲撞打碎:“啊……嗯…大鸡巴…嗯…小骚货……好…舒服…嗯啊…哈……还想要……”一边淫叫着一边用花穴吸允着阴茎。

    上身趴在冰冷的镜面上,口水和眼泪打湿了镜面,乳首脆弱地站立起来,下身摇摆着配合男人的肏穴,“大鸡巴…快……哈啊……肏死小骚货…小骚穴……最爱大鸡巴了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被青年诚坦的淫荡激得血脉喷张,深吸了几口气,肉棒一跳一跳地鼓胀着,硕大的龟头直入花心,弯刀一般地翻搅着穴肉,把穴口撑成一个色情的肉洞,粗硬耻毛的戳刺着被肏成骚红色的花穴。

    俞子卿低头就能看到肉刃肆无忌惮地抽刺着嫩穴,阴囊啪啪地拍打着穴瓣,浑身瘫软无力,只能下意识地呻吟。

    “大鸡巴好棒……啊啊啊……小骚穴要被肏坏了…哥哥……呜呜…”青年的沙哑着声音哭喊着。

    这时,庭院外传来婢女的声音,“家主,秦姑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俞子卿尚沉醉在情欲中,根本没有注意到婢女说了什幺。

    见状,俞子寻用指甲搔刮着青年胸前的茱萸,故意重重顶了顶花心,低沉道:“嗯?卿卿的夫君来了啊,可惜卿卿已经被哥哥肏开了。既然来了,不如就让他看看卿卿被哥哥肏得有多骚。”

    俞子卿模糊之中听到提起秦蓦的声音,猛地从欲海中激醒了一大半,挣扎着要逃离男人的肏干。

    男人早就预料到俞子卿的动作,一把扣住他雪白的大腿,退至穴口的阴茎一下直捣黄龙捅到最深,龟头完全嵌入宫颈口,穴肉可怜巴巴地吸附着肉棒惹求怜惜,阵阵淫液喷洒在男人的龟头上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……要…要死了……嗯……哥哥…不要……求求你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理会青年的求饶,指决轻捏,眼前镜子的画面瞬间变成了客厅的画面,而秦蓦正站在中央。

    俞子卿一看到秦蓦,惊得玉茎一下子在没有抚弄的情况下射了出来,眼泪吧嗒吧嗒地滴落,抽泣带动着穴肉一缩一缩,好不可怜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哥哥求你了……不要让阿蓦看到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舔了舔青年的婆娑泪眼:“卿卿真骚,被哥哥肏着穴,看到夫君还能直接射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不要说了……嗯……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下体犹如打桩机一般猛烈地肏穴,每一下都碾压着花心:“哥哥和他,谁肏得卿卿更爽呢?嗯?”

    “不…不要问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哥和他,谁的更粗呢?”肉棒坏心眼地小幅度左右捅干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不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俞子卿闭着眼摇头想要逃避。

    “卿卿不可以不乖哦,睁开眼睛,不然哥哥就当着他的面肏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男人的威胁,俞子卿只能认命地睁开眼,看到那个毫不知情还在等着自己的男人,羞愧感翻涌上来酸涩这心脏,鼻子一酸,眼泪又不受控地流出。

    俞子寻心中暗暗叹气,心疼地亲吻青年哭的一塌糊涂的脸蛋:“怎幺又哭了?”

    嘴上怜惜着,身下的动作却从未停过。紧紧地把青年禁锢在自己与镜子之前,阴茎狠狠桶干着人儿,硬挺的肉棒噗嗤噗嗤地进出,把穴肉带得外翻。

    硕大的龟头整个挤入花宫处,边缘紧紧钉着宫颈口,男人缓缓地道:“卿卿,哥哥要射进去了哦。”

    “不!不要…不要射进去!”俞子卿挤压着穴肉,仿佛要把肉棒挤出去,却惹得肉棒更加胀大。

    “哥哥把精液全部喂给卿卿,这样卿卿就可以给哥哥生个属于我们的宝宝了。”男人脑中塞满臆想,吻着青年的发旋,瞬间精关大开,滚烫的精液盈满小穴,青年几乎要被射晕过去,下体污糟不堪。

    青年痉挛着,咬紧了下唇,泪眼迷蒙地看着镜中自己的夫君,内心满是对自己如此淫荡而感到的厌恶。

    秦蓦再见到自家爱人,是在一个多时辰之后了。急忙赶来以为爱人家中出了什幺事,想着自己也能帮上一把,来到不见人,却被婢女告知耐心等待即可,被请到客厅闲等着。

    被俞子寻半搂着走出来的俞子卿身子虚软得很,看到秦蓦恨不得委屈地扑进他怀里,但又害怕被爱人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秦蓦牵过俞子卿的手,询问了俞子卿几句,又和俞子寻客套了几句家常,才拉着爱人告辞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虽然表面上并无大碍,但俞子卿一出来时秦蓦便注意到了,不仅衣服换了,而且自家爱人身1▼2△3 〓d♀anme☆i点  █上飘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情欲的味道,准确来说,应该是精液的腥臊味。

    秦蓦心中一沉,想到俞子寻那似笑非笑的表情,眼中阴晴不定,撰紧了爱人的手。

    回到峰落后,秦蓦轻拂俞子卿的柔发,深情地看着爱人的双眸,声音却冷地没有一丝温度地问道:“卿卿,你到底回家干什幺了。”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